谢友苏 画家 一席第748位讲者
老百姓的衣食住行、迎来送往,只要是我感兴趣的,我都画。你看,有喝酒的、算命的、剃头的、减肥的,甚至还有走神的。
心随画笔到江南
#艺术 /苏州/2019.10.27
老百姓的衣食住行、迎来送往,只要是我感兴趣的,我都画。你看,有喝酒的、算命的、剃头的、减肥的,甚至还有走神的。
评论(44)
发表评论
杨猫猫Gemini
35
大家!有机会一定去苏州美术馆欣赏谢老的作品!
2019/12/07
回复
15802278069:8
15802278069:888
3条回复
取消 回复
这是一个傻子
22
看画的时候一跳一跳的搞得我眼好疼
2019/12/07
回复
取消 回复
三三来迟
19
虽然谢老师在舞台上有些许紧张,但依旧能感受到他在平日生活里的幽默风趣,市井画让我这个九零后都很有感触
2019/12/10
回复
取消 回复
15922015032
11
这是真正的画家 不在于他的成就 而在于他的意境
2019/12/09
回复
取消 回复
查看更多评论

大家下午好,我叫谢友苏,苏州人,今年72岁。怎么,不相信啊?刚才放的是我的部分人物画,这样的市井人物画,我画了将近十多年。

 

 

我平时主要是用手里的画笔说话,今天当着这么多人,要说这么多话,我很紧张,不是很习惯。讲的过程中可能会有很多不周到的地方、讲得不好的地方,请大家一定原谅。

 

有些人问我,你这个市井人物画是怎么画出来的?要回答这个问题,还真不是一句两句话能说清楚的,还得从我的家庭说起。我的父亲叫谢孝思,母亲叫刘叔华,都是贵州贵阳人。

 

 

1933年,父亲毕业于南京中央大学的艺术教育科绘画专业,毕业以后他就在国立社会教育学院任教,1946年,我们举家随学校搬迁到苏州。1950年,由于工作的需要,我父亲辞去了教授的职务,担任了苏州市政协副主席兼秘书长,还兼文物保管委员会主任。

 

因为那时刚解放,由于长年战乱,苏州的园林大都破败不堪,亟待修复。当时在市政府的大力支持下,由我父亲邀请了一批社会上的文化名人、建筑专家,如周瘦鹃、刘敦桢、陈从周等前辈,还有各路的能工巧匠,把他们组织起来成立了一个班子,用一百天的时间,修复了破败不堪、没有一座完整的庭院的留园。在那之后又修了虎丘、拙政园、寒山寺等等三十多处园林、古迹。

 

▲ 留园曲溪楼修复前后对比

 

▲ 50年代修复虎丘塔

 

在这期间,他还组织收集了八千多件文物。这些文物本来是流散在民间的,里面也不乏全国一级文物,现在这些文物都保存在苏州博物馆和南京博物院。鉴于父亲对苏州古城做出的杰出贡献,国际小行星命名委员会把南京紫金山天文台发现的第204836号小行星命名为“谢孝思星”。

 

 

前面说过了,我父亲毕业于中央大学的绘画专业,所以他有很深厚的绘画底子。我母亲毕业于正则艺专,也是一个画家。这个照片就是我父母经常在一起切磋绘画的场景。

 

 

由于父亲母亲都是画家,我受到他们的影响,从小就喜欢画画。等我稍长大了一点,就在他们的悉心指导下,学习中国的山水、花鸟、人物画。

 

在父亲修复园林这一段时间里,我们住在狮子林的后门。那时候后门和前门是相通的,每当园林要关门了,游客都散尽了,父亲就带我到院子里去,跟我散散步,讲讲一些文学、绘画方面的知识。

 

▲ 狮子林

 

特别是在夏天的傍晚,我们一家人会围着父亲在院子里纳凉,听父亲讲故事,像这幅画就是我们那时候的生活写照。

 

▲ 一日清闲君须记,最是掌灯纳凉时

 

父亲除了对我在绘画上的教育和指导,最使我难忘的就是他对苏州这座古城炽热的爱。他不是苏州人,但是一直把苏州作为自己的第二故乡。所以现在回想起来,我画这个人物画,会把苏州的风景、人情作为绘画主题,和这些是分不开的。

 

如果顺着这条路走下去,我很可能会去考美术院校,继续画画,但是我们这代人都经历过一些挫折和苦难。高中毕业,赶上了上山下乡,我就到太仓插队落户,当了农民。劳动之余,我有更多的时间画画了,我把主要的精力花在人物画上,进行了大量的人物画的速写、默写、创作。

 

 

1977年“文革”结束,我回到城里工作,被调到大光明电影院担任美工,美工的任务主要就是画海报。在座可能很多人都不知道,在“文革”结束以后的若干年里,中国人的业余生活是非常贫乏的,所以一部电影往往要放十多天,甚至二十多天,还场场爆满,一票难求。

 

这对我很有帮助,因为可以有二十多天的时间画一幅海报,这样我就有充分的时间学习钻研。我以前学的是国画,讲究的是笔墨技巧和意境;而电影海报主要是用西画的形式,讲究光影效果、立体感,所以它们在表现技法、色彩运用方面有很大的差别。当时我刚到影院,全然不懂这些,也没有老师教,全靠自学。

 

 

我记得我们对面的开明大戏院,它的美工的电影海报画得非常漂亮,那种色彩关系很微妙,所以我就通过一巷之隔的窗户偷偷地看,研究他是怎么画的,慢慢地我也琢磨出了一点道理。

 

我现在拿出来给大家看的就是我那时候的作品。这幅《晚钟》,是一种中西结合的方法,也表现了西画当中的反光、立体感。

 

 

这一幅《科佩尼克上尉》,是用装饰性的、比较童话的方法,来反映一种喜剧效果。这两幅画都得到了江苏省电影海报展的金奖。

 

 

那时候和现在不一样,现在有电脑,有很多特殊手段,那时候完全是靠手绘。我们得到的电影资料也就是像A4纸一半大的一张剧照,而且是黑白的。上面的演员也就像鸽子蛋这么大一个小形象,但是你画到海报上就要放大几十倍乃至几百倍,又不能打格子,所以完全是靠眼光。而且要把黑白的“翻译”成彩色的,所以这很依赖一个人的功力和创作能力。

 

说到这里,说到了我的家庭,说了我早年的一些经历。实际上,对于将来我画市井人物画来说,它们都只是一片肥沃的土壤,还没有生命的迹象,也就是说它没有“种子”。因为我那时候还没想明白市井风情画是怎么回事,所以还根本没有这个概念。

 

在大概上个世纪80年代的某一天,我在新华书店发现了一本画册,作者是美国的著名插图画家罗克威尔。罗克威尔是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美国几乎家喻户晓的人物,他为《星期六晚邮报》画了几百张插图油画,描写普通百姓的日常生活状态。大家从画面上可以看出,他的手法是非常写实的,但是表情又带有一点夸张性,非常生动幽默。

 

 

这个画给了我很大的启发,因为罗克威尔表现的就是美国老百姓的生活,其实就是美国的市井风情人物画。这也是我想表现的,所以按照这个思路,我就画了一幅以下棋为题材的《弈棋图》。

 

▲ 弈棋图

 

我在这幅画上也夸张了一下,强调了一下人物的形象、表情。这幅画我是画得很认真的,也是很得意的,但是结果并不理想,连市美展都没有入选。评委的评价是,人物太夸张了,主题不符合主旋律,所以就一下子被“枪毙”了。这相当于给了我一盆冷水,我就转头去画山水画了。

 

那么表现老百姓生活的画,应该怎么画呢?我一时也茫然。种子是有了,但是还发不了芽,因为看来还没有适当的温度。这个温度是什么呢?就是适合我画市井人物画的形式和时机。

 

在本世纪初,我在业余美专时的老师周矩敏,用中国画写意画的手法,创作了一批表现民国时期苏州文人休闲状态的文人画,题名叫《散淡人生》。

 

 

大家可以从画上看出来,他的人物是非常夸张的,但是又很生动,选题非常地轻松幽默。尤其是老师那种带有明显主观色彩的形式感,给了我极大的启发,一下子就点醒了我:喔,原来人物画也是可以这样画的。

 

就是说反正你有兴趣的,感动你的,都可以作为绘画的题材。这之前就不是这样一回事:你要画人物画,你的选题就应该是有教育意义的,有革命性,高大上、红光亮的,像这种表现老百姓生活的画,那是不登大雅之堂的。

 

一旦突破了思想上的桎梏,温度冲破了临界点,种子就遍地生根发芽了。所以那个阶段我的思维特别活跃,常常会半夜醒来,忽然有灵感来了,我就马上开灯,坐起来把它记下来。或者走在路上,又一个种子发芽了,我就记在随身携带的小本子上,然后把这些点子画成小铅笔稿。

 

 

比如说这一幅叫《惊梦》,就来源于我小时候的一次偶见。

 

 

我记得小时候,大概是小学四年级,一个夏天的傍晚,我吃过晚饭正在门口玩耍。我家对面是一家箍桶店,箍桶这个行当现在大家都不知道了,就是把木桶用铁箍箍起来,以前的木桶很多。

 

这个店的老板是一个中年男子,胖胖的。那天吃了晚饭以后,他就赤着膊,穿着短裤,拿着蒲扇,站在门口扇扇子纳凉。忽然,他大概三四岁左右的小女儿跑上来了,拉住爸爸的裤子喊:“爸爸抱,爸爸抱。”这位父亲也不睬她,只管扇自己的扇子。小女孩心急了,就用力用手一拉。

 

那个时候的苏州中老年男人,夏天穿短裤常常是不用裤带的,是把又宽又长的裤腰往一边折紧再塞回到另一边裤腰下,我们叫“噼啪裤”。这样的裤子怎么经得起往下拉?结果可想而知,裤子一下落到脚下,来了个大曝光。

 

我觉得这个场景很可笑,就把它记了下来,一直没忘记,在以后创作人物画的过程中,我就想着怎么把它用上。当然了,如实反映是很不雅观的,也没有趣,所以我就想到小时候帮我母亲晾衣服,双手把竹竿高高地举起,为了防止衣服拖在地上,还要拼命地踮起脚。这么一踮脚一收腹,裤子不就容易掉下来了吗?

 

所以我就画了一个小稿子。我画了一个小男童,憨憨的,这样子反而觉得很可爱。

 

 

可是再仔细一看,我觉得画面还单调了一点,内涵还缺乏一点,还应该加一个什么,所以我就决定把他父亲也画上去。那么这个父亲,在这个画里又能干什么呢?我又进一步设想,旧时候男人往往在外边工作,女人在家操持家务,男的回到家里累了,喝杯茶,躺下来休息一下,这也是合情合理的,所以我安排了父亲坐在躺椅上休息。

 

 

但是这个休息跟晾衣服又有什么关系呢?我又进一步设想,这个小孩子要是裤子掉下来了,他必然会有所反应,他会本能地回过头去叫他的父亲帮他把裤子提上去,他这一回头就和父亲发生了关联,小孩子举着的竹竿又和母亲发生了关联。这样通过小孩子的一回头,就把整个画面盘活了。

 

还有一些细节上的处理,比如掉在地上的书,是暗喻着这个父亲刚才是睡着的,正在做着梦呢,被小孩一喊给惊醒了,所以我题了画叫《惊梦》。

 

铅笔稿就这么定了,接下来还有很多事情,比如说考虑人物的刻画,考虑服装、道具,考虑色彩、构图等等等等,所以画好一幅画就如同编导一台戏,这其中的酸甜苦辣只有我自己知道了。

 

 

在这幅画以后,我就有了一定的经验了,所以我下面的画就是一幅一幅地接着出现了。

 

比如像这一幅,喝酒的,

 

▲ 明朝又是孤舟别,肴壶相伴到鸡鸣

 

雅聚的,

 

▲ 谈笑有鸿儒,往来无白丁

 

剃头的,

 

▲ 头等事业,顶上生涯

 

还有算命的,

 

▲ 不惑之年多困惑,三寸簧舌点迷津

 

减肥的,

 

▲ 初见成效

 

拍苍蝇的,

 

▲ 不堪扰

 

甚至还有走神的,大家应该都看得懂。

 

▲ 走神

 

所以方方面面,只要我觉得好玩的,有兴趣的,我都会去表现。这些都是柴米油盐,都是老百姓家长里短的事情,我觉得市井风情就应该体现在老百姓身上。

 

下面这一幅我觉得是蛮有苏州味道的,是蛮典型的枕河人家。父子两个正在钓鱼,父亲表面在看书,实际上他是心不在焉,他的注意力还是在钓鱼钩上,他发现鱼要上钩了,所以眼睛就发光了,露出一种惊喜的表情。他的儿子因为钓不到鱼,表现出一种很疲乏不耐烦的样子。边上的小猫则盯着桶里的鱼在看,在打着主意。

 

▲ 姜葱细切油锅热,单等鱼儿上钩来

 

窗户里的小孩的母亲则在厨房里切着什么,然后探着身子,好像在关注着什么。所以我题了两句诗,叫“姜葱细切油锅热,单等鱼儿上钩来”,就是说这个母亲也很心急了,她说我在厨房里都切好葱切好姜了,油锅都热了,你们两个人鱼钓到了没有?我要烧了。通过这种心理描写,就使我的整个画面有了一种体验感,增加了一些情趣。

 

我还画过这样一幅画,叫作“闲来百事不上心,万物静观皆有情。无病无灾便是福,何必红尘逐虚名”。这是我的一种心态的写照,我知道,要做到这一点是非常不容易的,我自己也还差得很远,尤其是在这个物欲横流的时代。但是我还是时常提醒自己,做人不能急功近利,要低调,要知足,要随缘,所以画这一幅画来自勉自励。

 

 

也因为这样的心态,在过去的几十年中,我还能够静下心来认认真真地作画,我画中的人物也慢下心来了,细细地品味着生活的滋味,看画的人也能静下心来细细品味。

 

很多人看了我的画,觉得很有趣很快乐,甚至于感动,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的画里抓住了一个“情”字,亲情、友情、爱情,人之常情,这个“情”字起到了调节心态的作用。

 

▲ 谁使人间笑翻天

 

在朋友的帮助下,在苏州的古城平江文化街区上,我有了一个自己的美术馆,叫友苏美术馆。由于有了这样的美术馆,看的人也就多了,也会生出很多感人的故事来。

 

 

像这一幅画,这是一个爷爷下棋故意输了,享受着让孙子刮鼻子的天伦之乐。

 

 

有一个在苏州的美国留学生,他看到以后很有感觉,就买了一套明信片,当然明信片里也有这样一幅画,寄给了在美国的父亲。他美国的父亲一看,马上回想起儿子小时候,他也是这样,玩游戏的时候故意输了,让儿子来惩罚他。

 

 

这种强烈的思念感使这位父亲当机立断,马上买了飞机票飞到中国,然后由他儿子陪同到我的美术馆来,也在这个画前拍了这么一张很好玩、很有纪念意义的画。他说你画的这个老头怎么和我父亲这么这么像,真是很偶然,但是也是一种缘分。

 

也是机缘巧合,前一阵电视热播剧《都挺好》在平江路上拍摄的时候,执行导演经过我的美术馆看到了我的画,觉得我的画和电视剧的主题很吻合,就用了我11张画作为片头,只是把画中的人物换成了电视剧里的人物。放映以后效果很好,再配上评弹,增加了一些苏州的地方风味。

 

我的一个好友,著名的电视纪录片编导刘郎先生曾给过我这样一个建议,他说我的市井风情人物画已经有了一个数量了,应该再在这个基础上再画一幅大画,时间跨度还要大,要把苏州的历史包含进去。

 

我考虑再三,就用我熟悉的工笔人物画的手段,画了一幅从民国至当下,苏州老百姓生活状态的画卷。这幅画从2013年开始着手,花了六年工夫,现在完工了。

 

请将手机横屏滑动观看 《平江岁月图》(局部)

 

因为苏州在宋朝古称是平江府,所以我这个画就题名为《平江岁月图》。整个画卷是长54米,画面长45米,宽52公分。在今年4月份,我在苏州美术馆进行了首展,现在大家看到的就是整个画面总体的一个场景。

 

 

画卷是完成了,我是如释重负,画的好坏,我不去评论它,至少我做了一件我一生当中最有意义的事,我用我的画笔为我的故乡献上了一份厚礼。

 

因为时间关系,画面里的故事我就不能展开讲了,我只讲这一个片段。这是一个修复后的苏州古典园林的场景,这里面的两位老者,高一点这位象征着我的父亲,因为他修复园林是立下功劳的,所以他在院子里面正欣赏着自己的劳动果实。

 

▲ 《平江岁月图》(局部)

 

左边是一对在谈恋爱的青年人,点出了像我们这一代人恋爱时的一些真实情况。因为我们那时候恋爱,最好的地方也就是电影院跟园林了,园林里边不像现在人很多,那时候园林是很清淡的,再找一个很安静的角落,就可以放心地谈恋爱。

 

但是这个谈恋爱还是很有分寸的,你不能乱来的,最多就是能够碰碰手,那已经是要下大决心了,碰到一下手那就是激动得不得了。你要是动作大一点,那还要闯祸的。

 

我刚才不是说了吗,我们住在狮子林后门,前后门是通的,完全是可以自由进出的。有一天傍晚,也是要收园的时候,忽然院子前面传来了一个消息,说是捉到了一对流氓,在假山洞里耍流氓。

 

我们这些小孩子听见了,哎哟,这个好消息,我们要去看看,看看这个流氓长什么样子。我们就跑到办公室去,但是那个办公室门是关着的,不让我们进去。管理员说,你们这些小赤佬懂什么懂,回去回去,派出所的警察在这里面调查呢。我们当然只好回去,没有看到流氓。

 

但是后来听说,实际上就是一对青年男女在谈恋爱,就是普通的谈恋爱,但是动作大了一点。为什么呢?你进假山洞谈恋爱,它就是一个大动作,你讲都讲不清楚的。

 

当然这个是笑话,但是也是真实的。好了,由于时间关系,我就不多讲了。祝大家生活愉快,皆大欢喜,都挺好!

文稿
收藏
视频推荐
35′3″
世俗生活在南方
卢承德
#记录/ 上海/2019.03.30
24′17″
未完成的
张大春
#文化/ 台北/2015.04.18
28′45″
幸福村为什么没有抽水马桶
沈辛成
#历史/ 上海/2016.06.26
21′59″
建一座看不见的垃圾处理厂
汪剑超
#创业/ 上海/2016.08.21
回复
全部回复

一席鼓励分享见解、体验和对未来的想象,做有价值的传播。2012年成立于北京,一席现场演讲,目前在北京、上海、广州、杭州、深圳、武汉、香港、台北等城市举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