丹顿温 公益项目 Less Walk 发起人 一席第740位讲者
没想到今年2月,共享单车巨头 ofo 和 Mobike 相继宣布停止海外业务,陆续撤走在全世界范围内投放的共享单车。那时候我对自己说,我的第二次机会来了。
一个人的垃圾,可能是另一个人的宝贝
#社会 /苏州/2019.10.26
没想到今年2月,共享单车巨头 ofo 和 Mobike 相继宣布停止海外业务,陆续撤走在全世界范围内投放的共享单车。那时候我对自己说,我的第二次机会来了。
评论(132)
发表评论
陈仄
125
所以有胸怀的人不会责怪自己的家乡、国家的贫穷与落后,而是用最真挚最热忱的情怀去关怀现实。
2019/11/16
回复
刘瑞:深入并解决问题才是王道
1条回复
取消 回复
蜗小牛先生
102
这才是一个社会的精英的模样
2019/11/16
回复
xingkong:
1条回复
取消 回复
言 曷 0 1 --
92
“我们不能只用金钱来衡量,因为我们每用掉一点点可贵的资源,这些资源都是不会再生的。我们慈善的核心就在于重新利用、重新分配。我们把第一世界过剩的资源与产品,重新分配到更有需要的第三世界的贫困国家。所以下次,当你再随意丢弃垃圾之前,请切记,你手上的那份垃圾,可能是别人的宝贝。”听到这里的时候,发现自己的觉悟真的很浅薄。
2019/11/15
回复
上弦月:起而行之,方为青年。通过自己的一点点努力,让自己的国家更好一点。
?白小桃 ??:起而行之,方为青年。
5条回复
取消 回复
红日耀舞
39
我的200块押金无形中做了好事,不要也罢。
2019/11/16
回复
取消 回复
查看更多评论

大家好,很高兴来到苏州。我差不多转了两班飞机,坐了一趟高铁,才来到这个城市。我是个缅甸人,但我从小就学习中文,热爱中华文化,所以今天我打算自我挑战一下,在这个舞台上去尝试我人生中的第一次中文演讲。

 

我全名叫迈克尔·丹顿温,在缅甸很多人也叫我“单车叔叔”。我创建了一个非营利组织,叫Less Walk。

 

1985年我出生在曼德勒,当时的缅甸是军政府执政的时代,教育也比较落后。1994年,在我8岁的时候,我母亲决定把我送到新加坡留学。2008年,我毕业于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商学院。

 

 

2011年缅甸政治与经济改革大开放,于是2012年的时候我决定回到缅甸创业。我在大学时代就不是一个按部就班的人,除了读书之外,我自己创立了一个互联网公司,但是那时时机太早,最后也没有太大的成果。

 

在我刚回国的时候,缅甸的互联网发展得很慢,我只能从传统的贸易行业开始做起。随着缅甸经济的快速增长,我创立的贸易公司的员工规模也从28个人快速地增加到500人。2015年,我的第一个机遇来了,我有幸把公司的一大部分股份卖给了新加坡的一个上市公司,也因此得到了人生中的第一桶金。

 

经济的快速发展给缅甸带来了非常大的改变,以手机用户举例,缅甸以前是跟朝鲜差不多的,但是在开放后,手机用户从200万快速地增长到5500万,现在我们的网速仅次于新加坡,在东南亚比曼谷、雅加达、吉隆坡等等城市都要快。

 

因此在2015年,我重新回到了我最热爱的互联网行业。直到今天,我们的公司在缅甸仍然算是最活跃的互联网企业之一。

 

 

回到缅甸后,因为工作也好,因为旅游也好,我常常需要开车外出。每当开车到农村的时候,都会在路旁看到一排排的学生步行上学或者回家,有些甚至需要走路一到两个小时。

 

他们对身边的声音非常敏感,比如摩托车、拖拉机的声音。运气好的话,他们就可以搭上顺风车到学校,我自己也常常会送很多学生上学。

 

 

这一次一次的接触,其实对我的触动很深。缅甸开放之后,教育都是免费的了,只要你能够走到学校,不管你的校服有多旧,破几个洞,老师都不会拒绝你的。但每天这样三四个小时的步行,学生真的能够坚持下去吗?

 

这么长的步行时间是怎么造成的呢?在缅甸,从小学,到中学,再到高中,每换一次学校,学校规模会越来越大,也会越来越集中。缅甸是个传统的农耕社会,基本上大家都住在自己的农田旁边,好去耕田。这样一来,学校离家也就越来越远,孩子有可能被分配到8到10公里以外的学校。

 

如果有台摩托车,或者有台单车的话,这个问题就解决了。但我们在缅甸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贫困。根据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统计,在缅甸有55%的儿童生活在贫困当中。一个家庭一个月的收入一般不超过500到600块人民币。而在缅甸,一台二手单车差不多是150到200块人民币,所以他们连一台二手单车都买不起。

 

 

他们的选择其实没有太多。不想走路,就会面临辍学。这种种的困难导致缅甸的辍学率在东南亚位居第一,每五个儿童当中就有一个已经辍学了。

 

这张图表对比的是缅甸城乡不同性别学龄儿童的辍学风险。大家可以看到,在城市比较富有的地区,基本上只在5%左右。但在农村呢?马上飙到20%。

 

 

而在一些还有战乱的最贫困的省份,情况更严峻,辍学的风险甚至超过80%以上。

 

 

在农村其实家长的想法很简单,有困难那就不上学了,就在家里耕田。但是他们这个决定断送了孩子一生接受教育的机会。

 

我一直在想,如果我能给他们一台单车那该有多好,应该能解决他们的很多问题。但一台全新的单车在缅甸还是比较昂贵的,基本上售价在700到800人民币左右,如果买一万台的话,可能需要花800万人民币,以我当时的能力,那是不可能的。

 

但是奇迹发生了。2018年,新加坡的共享单车企业oBike宣告破产,破产的结果大家可想而知,全部的押金都不能退回,他们的单车也散落在世界各地无法回收。

 

 

我觉得我的机会来了,我应该抓紧这个机会做一点事情。我马上找到了破产清算的律师行,写邮件给他们,充满热忱地解释了我的动机和想法。

 

但是他们跟我的想法实在偏差太大了,他们非但没有觉得激动,还要我用差不多每台50块人民币的价格把这些单车都买了,规定我必须在限定的时间内把这些单车捡回来。最让我纳闷和生气的是,他们还要收我几万块的律师费。

 

我一听,我是来帮你解决问题的,你还这样搞我,我就干脆不做了。主意其实是有了,但最后没有做成。2018年年末,这些废弃的共享单车陆陆续续地被运到了新加坡的废铁厂,这样的画面也开始频频出现在本地的新闻媒体上。我看了之后其实蛮气我自己的,我生气我没能把这些资源给拯救过来,我生气我没能把这些单车送给有需要的学生。

 

没想到今年2月,共享单车巨头ofo和Mobike相继宣布停止海外业务,陆续撤走在全世界范围内投放的共享单车。那时候我对自己说,我的第二次机会来了。

 

 

ofo的规模比oBike大几十倍、几百倍,随后ofo在中国国内还传出了资金链断裂等种种问题。我决定这一次不能再有遗憾,不管多困难,我一定要把我的这个想法实现,一定要把这条路走到底。

 

我不知道该从何开始,从哪里做起,于是3月1日,我就在社交平台上发布了一个求助帖,我就说,大家好,我想买一万台单车,如果你有认识的相关的人,请你介绍给我。

 

 

皇天不负有心人,差不多在3月尾、4月中旬,很多在海外为ofo投放单车的物流公司、仓储公司陆续联系了我。这张照片是在大阪,ofo把单车运到了这里,准备投放,但是因为种种原因没有成功,在货仓积压了很久。这些物流仓储公司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单车变成一笔烂账。

 

 

他们其实没有什么选择。考虑到成本、海关的因素,要把这些单车运回国内是很困难的,不论是从澳大利亚也好,从新加坡也好,还是从日本也好,都是非常非常难的。而与此同时,这些单车滞压在全世界各地的货仓,成本每个月都在提高。

 

所以他们决定联系我,把这些全新的单车用100块人民币的价格卖给了我。我的梦想终于成真了,我开始陆陆续续从全球不同的货仓购入这些单车,很快达到了一万台的目标。

 

5月1日,第一批装着单车的集装箱在缅甸的仰光港靠岸了。我正等着庆祝的时候,我的噩梦也开始了。我们在报关的时候,都报的是单价100块人民币,但是海关打死都不相信,这些全新的单车,这么漂亮,是花100块钱买来的,他们以为我们在走私,以为我们在逃税。

 

我花了三四个星期的时间,不断解释,不断说服,把每一个合约拿给他们看。直到最后,他们终于相信了我,让我通了关。但我也付出了不小的代价,因为在这三个星期的时间里,这些集装箱都滞留在港口,我差不多被罚了五六万人民币,对我来说真的真的非常地心痛。

 

别怪海关不相信我,如果我在一年前跟别人说,这么漂亮的、全新的共享单车,我用100块人民币就把它给买下来了,别人一定以为我发神经,是在骗他。说起来也很让人感叹,如果没有电商,没有这些风投的恶性竞争与胡乱投放,也不会成就这件美事。

 

6月1日清关之后,我们的第一批单车也运到了货仓。右边照片里的就是我们在仰光的货仓。

 

 

单车到了之后,大家可能觉得直接派给学生就好了,其实没那么简单。我们做了什么呢,首先第一步,我们把共享单车最核心的智能锁给拆了,在我们那边智能锁基本上是没用的。拆了之后,我们就加了一个普通的锁。

 

 

我们还为每辆自行车增加了一个后座。在缅甸,一个后座差不多是10块人民币左右。我们去到单车的批发市场,一次就把整个市场1000多个后座给买光了。卖的人都傻眼了,都问我你要买来干吗?我说还不够呢,我还需要8000多个。

 

 

所以仔细看我们的单车的话,大家会发现后座长得都有些不一样,有些是黑色的,有些是银色的,有些坐着屁股比较痛,有些坐着比较舒服。加上后座,一台单车就可以载两个学生,小小的费用就能增加双倍的效益。

 

 

在送了一到两千台的单车之后,我发现我们犯了一个错误。我一直在想,我们把智能锁拆了,再换上一个普通的锁,就可以锁住这些单车。但我在发单车的时候发现,其实条件比较好的学生都有单车,他们基本都没上锁。

 

 

为什么呢?因为农村里是没有人偷窃的。我们是在用城市的思维在思考农村的问题了。这个上锁的动作有一点画蛇添足,浪费钱,也浪费资源,我们后来就停止再去这么做了。

 

单车开始发放的时候,大家都在问我,你到底要发放给谁?你的发放条件是什么?你有发放给有需要的人吗?当然如预期一样,我们的单车肯定是不够的。缅甸差不多有900多万学生,有100万学生已经辍学了,还有很多会相继辍学,这1万台的单车基本上可以说是在海里撒糖。所以我们只能决定帮助最有需要的人,帮助贫困中最贫困的学生。

 

我们设置了一个标准,第一,每天需要步行两个小时以上的学生;第二,家里没有任何的代步工具;第三,优先孤儿还有单亲家庭,作为我们的主要捐赠对象。

 

缅甸是一个很虔诚的佛教国家,大家很相信因果,所以欺骗其实是很少的。我记得有一所学校,学生有1000多个,却只申请了30台。我问校长,你们不需要多一台吗?你们真的够吗?校长回答说,如果我们为自己的学生多申请一台单车,就会剥夺另外一个更需要这个单车的学生的机会。我听了真的非常地感动,也非常地心酸。

 

 

决定好名单后,我们就要开始送单车了。共享单车提倡绿色出行,主要是为了解决最后一公里的问题,而我们最大的挑战也就是在最后一公里。我们在派送的时候,基本上是不考虑运输成本的。我们可以选择性地只送一些物流成本较低、靠近货仓的学校,但是我们不这样做,我们只分先后,只要符合条件,不管多远我们都要把单车送到。

 

缅甸的交通和路况不好,在送单车的过程中,我们常常需要用到各种各样的交通工具。比如左边的大卡车,中间很老旧的、快三十多年的伐木车,还有拖拉机,甚至常常需要用到船,来把单车送到岛上去,给这些需要的小孩。

 

 

大车换小车,小车换小船,即便是这样也有无论如何抵达不了的地方。有时候路太窄,卡车开不进村子,我们常常就会见到这一幕:孩子们挤上一辆拖拉机,被送来我们的卡车旁,然后自己再把单车骑回去。

 

 

送单车真的很困难,真的非常地辛苦,但是每次看到这些小孩子拿到单车的时候那份喜悦,甚至有些孩子还感动到哭了,都让我们觉得大家的努力和一切的辛苦都是非常值得的。

 

 

就在这个月初,我在缅甸南部,靠近普吉岛的地方送单车的时候,一位校长很快速地跑到我身边跟我说,太感谢你了。原来就在前一天,她学校里成绩最好的一个女同学的家长来学校了,要帮她休学,因为学校实在太远了。校长马上告诉他们,别退了,别退了,明天单车就送来了。

 

 

单车送到之后,社会质疑的声音也很多,常常有人会问我,你把单车送到之后就结束了吗?它的配件要怎么买?它在哪里修?坏了怎么办?等等。

 

我觉得有些顾虑是对的,但不符合现实。在农村,基本上主要的代步工具还是单车,穷小孩早当家,他们对资源是非常非常珍惜的,也非常节省,就算刹车片坏了,他们都会找一些老旧的车胎,割下来,然后改装代替这些刹车片。在我们这些资源过剩的地方,是不能了解资源对他们的可贵的。

 

其实我个人最担心的不是配件跟维修,因为每个街坊都有维修单车的地方,我最担心的是共享单车的实心轮胎。实心轮胎大家都知道,不怎么需要维护,而且耐磨、品质很高。有些地区石头多,充气轮胎比较容易坏,而实心轮胎耐磨,可以用三到五年的时间,送给小孩是最好不过了。

 

但我想得更远,我希望他们这台单车可以骑上七八年,甚至十年。那如果实心轮胎坏了怎么办?充气轮胎在缅甸很容易买得到,但实心轮胎基本上他们是买不起的,也买不到。

 

所以在发单车之前,我就做了一个小实验,我们把实心轮胎拆了,放上一个普通的充气轮胎。但实心轮胎的轮圈是没有口的,充气轮胎需要充气阀,于是我们就试着在实心轮胎的轮圈上打了一个洞,一装上去就成功了。

 

 

充气轮胎成功地换上去之后,我就安心了,也就敢把这些单车送给他们。后来我们把换轮胎的过程录制成一个小视频,还做了一个小说明书,希望以后孩子们有需要的时候可以参考。

 

我们试着计算了一下,一台单车可以为孩子带来什么。因为捐赠的条件是最少步行2个小时,得到单车之后一天应该可以节省1.5个小时。60%左右的学生会载一个同伴,所以理想的状况下,一台单车一年至少可以为学生省下400多个小时的时间。

 

省下的时间意味着什么呢?我们很希望可以降低他们的辍学率,提高他们的升学率,如果他们可以考上更好的学府,也许他们就能找到一份好的工作,获得更高的收入。通过教育,通过我们的单车,好好地彻底地让他们远离这贫穷的厄运。

 

除此之外,我们对地球也做了不小的贡献。我们重新使用一台共享单车,就可以省下14.1公斤的钢,还有2.75公斤的橡胶,一万台可以省下140多吨的钢,还有20多吨的橡胶。

 

 

大家可能在新闻报道上看到,我只买了一万台,其实从头到尾我真的打算只做一万台,为什么呢?因为我是个创业者,我的时间、我的金钱都有限。

 

但在我送单车的这几个月里,每一个故事都深深地打动了我。我常常对我自己说,可能我不只做这一万台吧,我们应该做更多。我希望在这五年的时间里,慢慢地把这个规模做到十万台。

 

这靠我自己的力量是远远不够的。在我们这个行动得到国内外媒体的大力报道后,很多国家的机构企业开始跟我们联系,比如荷兰。大家知道,在荷兰,单车数目比人口还要多,荷兰政府决定向我们捐赠右边照片中的这些单车,所以未来,我们的单车可以开始从购买,逐步转向为捐赠。

 

 

除了荷兰,还有许多中国和美国的企业,也陆续地向我们捐赠了很多二手单车。到今天为止,捐赠的单车已经达到了7000多台。不过很多捐赠方是在捐赠地把单车捐给了我们,我们还需要安排装箱、物流、改装等等,还需要继续去努力。

 

从三月份迷迷糊糊的想法,到六月份单车运抵仰光港,不知不觉中,我们已经从世界各地差不多六个国家把单车运来了缅甸。我是个缅甸人,我的主要行动和活动还是局限于缅甸,因为我想回馈我自己的国家。

 

 

但是当这个行动得到媒体报道后,人们开始从这个行动中获得启发。许多来自发展中国家的企业家联系我,希望出钱出力来效仿这个行动,他们来自柬埔寨、尼泊尔、孟加拉、菲律宾和加纳等等。

 

因为这些不只是缅甸的问题,也是很多贫穷国家的问题。我把捐赠方、销售方、物流公司,还有我的经验和遇到过的困难,一一与他们分享。现在有好几个地方开始购买这些单车,运往他们自己的国家。

 

大家可能会问,你这个“单车叔叔”都只做单车吗?确实,我现在还局限在教育,只考虑到单车,但如果我们换个思路,把视野放大一点的话,其实我们可以做的还有很多。

 

比如在日本,老龄化问题特别严重,他们的二手轮椅也越来越多。轮椅是很贵的东西,一点都不便宜。在日本轮椅还是比较过剩的,但是在缅甸,或者是在其他发展中国家,很多医院都是买不起轮椅的。如果我能把这些过剩的轮椅运到需要的地方去,也算是一举两得。

 

还有一个小故事,也很感动我。在这个单车的行动开始后,我收到了一个新加坡国际学校发来的邮件,说看到我们的单车行动后,非常感动,最近他们学校需要装修翻新,要把原来的三百多套桌椅换掉。但这些桌椅品质都非常好,都是从美国进口的,价值几百块美金,他们想把这些桌椅送到有需要的学校。

 

我帮他们计算了一下,把桌椅送到农村的学校,包含装箱费、物流费、港口的清关费,成本非常非常地高昂,远高于在缅甸购买类似品质的桌椅的成本。

 

于是很多人往往会这样考虑,这么贵,这么多钱,干脆买一个新的算了,干吗要运过去呢?我个人觉得这种思想是很可悲的,我们不能只用金钱来衡量,因为我们每用掉一点点可贵的资源,这些资源都是不会再生的。

 

我们慈善的核心就在于重新利用、重新分配。我们把第一世界过剩的资源与产品,重新分配到更有需要的第三世界的贫困国家。所以下次,当你再随意丢弃垃圾之前,请切记,你手上的那份垃圾,可能是别人的宝贝。

 

谢谢。

 

文稿
收藏
视频推荐
32′6″
“膜拜”单车
胡玮炜
#创业/ 广州/2016.11.27
27′31″
Y染色体携带的历史
严实
#科技/ 上海/2013.12.08
16′32″
从1x1,000,000到1000x1000
潘昊
#创业/ 上海/2013.08.18
29′20″
什么是科学
张双南
#科技/ 广州/2017.03.19
回复
全部回复

一席鼓励分享见解、体验和对未来的想象,做有价值的传播。2012年成立于北京,一席现场演讲,目前在北京、上海、广州、杭州、深圳、武汉、香港、台北等城市举办。